重要的事(小说)

文 贾永芳   2017-06-05 22:59:40

(一)

早上七点整,李艳敏和老伴儿正在吃早饭,忽然听见手机的铃声在响,声音是从卧室传来的。她对老伴儿说:“老头子,你去接一下,我正在啃鸡爪子,满手油,没法接。”老头子姓刘名士杰。他一边儿站起身一边儿嘟囔着:“你的电话肯定是找你的,让我去接……”李艳敏说:“不是告诉你了吗,我满手油怎么接?”刘士杰进了卧室,在老伴儿衣兜里翻出手机并按了一下,问道:“谁呀。”只听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爸爸,我妈呢?”刘士杰说:“噢,是闺女啊,有什么事儿,跟我说吧。”听那边闺女说:“还是让我妈接吧,好多事儿呢!”刘士杰将手机拿进厨房说:“我说肯定找你的嘛,偏让我接,给,闺女打来的。”李艳敏急忙找抹布,擦了几下手,接过手机“闺女啊,什么事儿,这么早就打电话来。”闺女说:“妈呀,你还每天去练健身气功吗?”,“当然做啦,得坚持呀”,“能不能停几天呀,你得来我家住些时日,我家请的小保姆,她母亲病的很严重,明天必须回老家,我俩班儿上都很忙,请不下假来,你来给我看几天孩子吧”李艳敏有点为难“那……那可怎么办呢”刘士杰在一边也听见了说:“那有什么不好办的,还是孩子的事情重要。”李艳敏对士杰说:“叫我说呀,都重要。”回头又对闺女说:“我安排一下吧,还用带什么东西吗?”闺女说“你啥也不用带,今天就来吧。”

闺女叫刘桂兰,找的对象是大学同窗,住在距离娘家这个小县城二百多里的地级市定安市,闺女在工商局,女婿在国税局,二人育有一个“千金”,如今已经十岁了,正就读小学三年级,如今国家开放二孩政策,二人又添一个儿子,因为工作非常忙了,就请了一个小保姆,谁知道小保姆家里出了事情。

李艳敏知道女儿女婿工作非常繁忙,可是自己也很忙碌啊,儿子家是开鲜花店的,隔三差五要去外地进货,需要她去鲜花店照看,更重要的是,老伴儿病退,她要照顾老伴儿的一日三餐起居饮食,还要陪伴老伴儿练——健身气功。

李艳敏打电话给儿子:“桂志啊,你妹妹家出了点小状况,我要去她家照顾一下孩子们,得一段儿时间呢,你们呢就克服一下,你自己去进货,让你媳妇儿打理店面。”儿子很痛快地答应了。李艳敏又嘱咐老伴儿:“我说老头子,你虽然身体好些了,这段时间因练健身气功,身体也强了不少,你也克服一下,自己做点儿饭,不行就去小吃部吃点儿,对付点儿吧,反正就在楼下。但你千万不要忘了,去做气功,上午八点,下午一点,一天必须坚持做两遍。”刘士杰说:你去你的,家里你放心好了。”

李艳敏收拾了一下,提起兜子就去汽车站了。

(二)

上午九点整,刘士杰正在距离家中三百米处的麻将馆打麻将,忽然门开了,一个老太婆闯了进来,众人都抬头看,来的人正是李艳敏。刘士杰先是一愣,后来又故作镇静地说:“你……你怎么又回来啦?”仍低头继续摆“长城”。李艳敏说:“我忘了带几件东西”。她又转向几位牌友说:“对不起了诸位,你们的这个牌友需要跟我回家一趟。”说着就拉着他往外走,走出门口凶巴巴的对老头子说:“到家再和你算账。”

原来李艳敏走在去汽车站的路上,忽然觉得不太对劲儿,她深知老头子的脾气,要不是她生拉硬扯地让他去做健身气功,他才放不下那个臭架子呢。自认为是部队副团长转业,又在县委大院混了几年,谁不认识他刘士杰啊,就是走在大街上,也是有很多人热情的与他打招呼呢,现在让他站在一帮三分之二都是中老年妇女的人群里,做什么健身气功,举举手,扭扭腰,踢踢腿,还得发出呼啊、哈啊的声音,还常常看到不少人在指指点点,我这个县团级的老脸往哪搁。这样的话他不知说了多少遍。

李艳敏可不这样想,你厉害,你厉害别转业呀,升个旅长师长看看啊,你厉害,你别得病啊,你别得“三高”啊,前年心脏病发作都差点送了命,还不是我陪着你上医院,打针住院,特别是这两年来,逼着你练健身气功,才稳定了病情,才有了笑脸。

她也知道,这个老头子会好了伤疤忘了疼,只要你不在跟前,他肯定不会主动去练的,肯定找老牌友去打牌。

他们二人回到家里,李艳敏说:“看来我必须再带上两样东西。”刘士杰说:“还带什么东西?”她说:“我必须把你带上,再带上做健身气功的录音机。”刘士杰内心很大的不愿意说:“我去干什么,你去住几天就回来了,再者说了,在姑娘家住着,怎么方便做气功啊,我不去。”李艳敏说:“我可告诉你了,你别再摆你那臭架子了,做健身气功哪里都能做,你不记得阴天下雨的时候,咱俩在家不也一样做嘛,辅导员不是多次强调做健身气功,最重要的第一是坚持,第二是认真,做到位,咱们这两年坚持的很好,也有很好的效果”他停了一停说:“在部队你是首长,那些兵都听你的,在医院你是病人,得听医生的,在这个家里,你得听我的。”刘士杰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老伴儿说的都对,过去几十年,自己都是发号施令指挥别人,现在在家里自己确实生活能力薄弱,只能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特别是自己有病期间,家里全是老伴儿在操持。

(三)

去定安市的客车,一小时一趟,李艳敏错过了八点三十分的那趟车,现在和刘士杰一同坐上了九点半的这一趟车。虽然也是山区,但峰回路转,新修建的柏油路宽敞明亮,一路上也没觉得颠簸。客车行驶了约有二十分钟,刘士杰就有了困意,于是仰在靠背上就打起了呼噜。李艳敏很清醒,她望着身材魁梧,但也有些许白发的老伴儿,忽然间想起了一首非常好听的歌曲:“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儿,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她想,通过这两年年练健身气功,确实对身体健康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尤其是老伴儿的身体康复尤为明显。人是不能闲着的,生命在于运动,但运动形式多种多样,实践证明像我们这把年纪的人,健身气功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合我们的运动,这才是重要的事。我一定要和他一起坚持练健身气功,争取和他一起健健康康地,快快乐乐地过好晚年生活,慢慢变老。自己不遭罪,也就不会给儿女增添负担。

想到这里,李艳敏轻轻地推了一下老伴儿,说道:“你醒醒,在车上睡觉容易感冒的。”刘士杰伸了伸胳膊,睁开双眼说道:“干嘛呀,我在做梦呢。”她说:“别做梦了,今天还没做气功呢。在车上不能有动作,咱们一起背气功口诀吧。”刘士杰说:“胡闹,背什么口诀啊”李艳敏说:“在家做功时有一个群体,有辅导员喊口令,我们看着别人的动作去作,到闺女家咱俩早晚也要坚持做,没人儿领头,或者录音机出故障,我们背熟了口诀,也能做完这些动作。”刘士杰说:“这么多人,怎么好意思喊啊”她说:“我们小声儿点儿,不出大声,来吧,先背八段锦,我说一句你跟着背一句”“起势,两手托天理三焦。”

“起势,两手托天理三焦”,“左右开弓似射雕”/“左右开弓似射雕”/“调整脾胃需单举”/“调整脾胃需单举”/“五劳七伤往后瞧”/“五劳七伤往后瞧”/“摇头摆尾去心火”/“摇头摆尾去心火”/“两手攀足固肾腰”/“两手攀足固肾腰”……

长途汽车奔驰在高速路上,向着定安市飞驰而去。

上一篇回2017年6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重要的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