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之美(散文)

文 徐 新   2018-08-09 10:04:59

练功几十载,感悟最深者,莫过于一个“静”字,至灵至美皆在静中。诸葛亮的“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句,是我非常喜爱的一则格言,我研其精髓,体其要诣,以养心性,是谓“静之美”。

静,是很美的。

在文学作品中,不少诗文描写静美之境。范仲淹《岳阳楼记》写了洞庭湖“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动态之后,紧接着描写此湖静态之美:“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壁;渔歌互答,此乐何极。”由喧闹作陪衬,更显洞庭湖幽静之美。欧阳修有诗:“春岩瀑泉响,夜久山已寂,明月净松林,千峰同一色。”皓月朗照,清泉叮咚,千峰银装,春季山林夜,恬静素洁。这种清静之美,令人心神恬愉安适。

一些国画佳作,达到写静之最高境界。一片水面,平若明镜,小荷才露尖尖角,一只蜻蜓点落其上。这画境淡雅、静美,却意蕴深沉。

《二泉映月》大概是曲作者在极静之夜捕捉到的天籁之音,如歌如诉地描述朗月清泉交相映辉的绝佳美景,悠扬舒缓的旋律,恰似那月色映辉、灵泉妙音。一位盲人音乐家的心灵世界尽是宁静。

静,是一种境界。

大家心静。大将、大商、大医、大学问家、大工匠都心静。因为他们专注于一种事业,心无旁骛,老老实实做事,清清白白做人,其心焉能不静?

百姓心静。巴马山区的百岁人瑞,一辈子从事农业劳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身虽动而心恬静。

如此者,岂不是人生之大境界?

《道德经》说“静为躁君”。修炼气功,便是以静制躁,修炼一个心神恬静的美妙境界。当修至“虚极静笃”之时,识神微微。平日被识神役使的机体,此时便卸了枷锁、松了绑缚,生命运行之律与天地之道相和谐、相共鸣,无为而无不为也!此时的机体,静则松、松则通;通则气血均匀地输布于脏腑组织、四肢百骸,驱邪聚正,修复损伤。故百毒不侵、百病不生;反之,机体不通,气滞血瘀,气血输布受阻,必疴疾并致。

浮躁狂傲的心,害莫大焉,何不请“静君”来镇守?

静,是一种生活方式。

静,作为我的生活方式,我遵循的原则是:去烦恼,戒嗜欲,平嗔怒,处世待人平易而祥和,庄敬而不骄。

人之万般烦恼皆在“嗜欲”二字。人,不可无欲。凭技能、智慧、诚实劳动创造财富、追求成功与幸福,皆为人之所欲;而当戒者唯“嗜欲”。如清代学者石成金所言:“虽富可敌国、贵为天子,他心中偏有图谋争占、忧虑不了、得陇望蜀、有东想西,以有限之精神逐无涯之嗜欲,境虽极乐,自己仅寻出许多苦恼。”如此的人生,心何以得静?

心静,是维护健康的良药,是去除精神尘垢的清洁剂。

在诸般事物中,令我们醉心的只有两宗,那就是自然与童心。因其纯朴本真,静美之韵备矣!

(本文作者:徐新,75岁,湖北襄阳人,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4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静之美(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