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糖尿病病人 的不同人生轨 迹

文 陕西省淳化中学 白明岗   2016-05-09 01:25:42


文 陕西省淳化中学 白明岗

傍晚在广场带领大家习练健身气功完毕后,刘芳琴阿姨走到我身边关切地过问起我堂哥的病情。当我告诉她堂哥早在一个月前就去世了,刘姨连连惋惜道:年纪轻轻的,就是不听人说!可惜!可怜!

刘姨与堂哥都是糖尿病患者,她比我的堂哥患病还早好些年。刘姨今年68岁,一生很是坎坷。丈夫去世早,刘姨一直没有再组建家庭。相依为命的儿子十几年前考取大学后因家中凑不够学费而服毒自杀,刘姨后来抱养的女儿现在正在读高中。刘姨没有田地,母女俩的日常开支只能靠低保与刘姨平时打零工挣钱维持。常言道:马瘦毛长,人穷志短。但面对生活的种种不幸,刘姨并不觉得低人一等,她总是脸上带着笑,以乐观的心态来面对人生。由于刘姨思路清晰,说话能紧跟时代,所以时常出现在县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上,成为政府部门扶贫救助的典型代表来宣传。

不仅如此,刘姨更明白健康的重要性。十多年前刘姨就开始来广场锻炼身体,除特殊天气外几乎一天也不耽误。有的雨雪天,刘姨也要打着伞来广场走几圈。家里距离广场近十里路远,刘姨一直是步行来去;直到去年她才专门买了一辆电动车作为自己锻炼的代步工具。最初来广场锻炼,刘姨什么活动都愿意参与学习,广场舞、柔力球、太极拳……样样她都不落人后,各个活动场点都能看到刘姨活跃的身影。自从五年前学练健身气功以后,刘姨的兴趣开始变得专一起来。健身气功的习练使刘姨的生活更有规律,也更有利于控制其糖尿病病情的发展。刘姨每天按时吃饭、服药、休息,早晚都要来到广场习练一个小时左右的健身气功功法。遇到不好的天气,刘姨就在自己家里随音乐习练健身气功。刘姨对打麻将赌博这类耗费时间、金钱、精力的活动从不参与,她把习练健身气功当成自己一天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对于健身气功·易筋经、五禽戏、六字诀与八段锦的功法动作,刘姨都是烂熟于心。习练起健身气功,刘姨就忘记了身外的一切,全身心地融入到健身气功的独特魅力之中。刘姨遵照老师所讲的功法要领,认认真真地来做好每一个动作。她不仅能把每个动作做到位,也理解各个动作所调养的脏腑对象。因此,刘姨除了自己认真习练健身气功外,还给初学者手把手地传授功法,讲解功法的习练要领与防治疾患,并以自己的切身体会谈习练健身气功的种种好处。“健身气功让我战胜了疾病!”这是刘姨常常对广场锻炼的同仁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堂哥是四年前患上糖尿病的。堂哥的生活也不完美:妻子离家出走十多年,他既当爹又当娘,还要照顾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堂哥正当壮年,又有手艺,家里购置了各种农用机器,除了供自己家使用外,还经常出外帮他人干活挣钱。堂哥还购置了一套桌椅板凳、锅碗瓢盆作为周围村落红白喜丧事租赁;买了十几头猪羊养在圈中……堂哥很是勤快,他从来不缺钱花,每年都有十多万元的收入支出。也许是男人更不容易面对家庭变故的缘故吧,堂哥就是不能好好经营家庭。家中东西随处摆放,四间大房却让人没有落脚的地方。因为不常在家,圈里的猪羊都是皮包骨头。堂哥将一家人的吃饭基本上交给了街面的饭馆老板,自己在家做饭也是一顿做几顿吃,不能保证每顿饭菜新鲜可口。

自从两个孩子先后应征入伍,家里剩下父子二人后,堂哥在家里呆的时间就更少了。大多数夜晚他都要开着四轮车到镇上,不是打麻将赌博就是请一帮哥们吃饭喝酒。即使在自己家里,他也思谋着各种各样挣钱的门道,没有一天能睡够四个小时的。堂哥这种饥一顿饱一顿、完全没有规律的生活终于让糖尿病找上了自己。当堂哥觉得自己突然间饭量大增、喝水次数增多,身体却很快消瘦,一米九十的他体重由原来80公斤突降到68公斤的时候,很少上医院看病的堂哥被医生告知患上了糖尿病。

患上糖尿病的堂哥,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病情的严重性。在县城医院住院治疗一周,血糖时降时升,效果很不明显。堂哥开始不耐烦起来,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抱怨医院条件不好,抱怨医生医术不行,吵着嚷着要出院。我劝堂哥不要着急回家,先在县城疗养一段时间,按时吃饭、作息、服药,早晚跟着我习练健身气功,以期望让他远离以前不良的生活方式。为了让堂哥思想转变,我还专门请刘姨来医院给他现身说法做工作——刘姨就是这样认识堂哥的。然而堂哥是决计不同意留下来,他丢不下自己地里的庄稼,丢不下可以租赁的帐篷,丢不下圈里养着的猪羊,丢不下这样那样的事情。对于健身气功,堂哥更是抱着不屑一顾的态度,觉得健身气功就是故弄玄虚,至于可以防治疾病更是奇谈怪论——真是无知者无畏呀!堂哥绝对不相信糖尿病会让一个人丧命!对于堂哥这种性格的人,医生与亲戚们拗不过他,谁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去沟通说服,只能随他的意愿让他提前出院。出院那天,主治大夫特别叮嘱堂哥,回家后必须保证科学的作息、按时服药以控制病情发展。

堂哥一回到农村,又很快恢复到以前的生活状态中:吃饭作息没有固定时间;药物是想起来就吃,想不起来几天都不会服用;一有空就钻进麻将馆没日没夜的赌博……等到堂哥再次因下肢发肿溃烂、昏倒在麻将桌前而被送进医院时,他的生命就进入了最后的时光。后来的日子,不同意截肢的堂哥只有在家中整整躺了一年多时间,慢慢耗尽他的生命——药物已经不能够控制他的病情持续发展!最终堂哥还是丢下了年迈的老父亲与两个还未成年的儿子,丢下了许许多多需要料理的事情。

堂哥去世时,刚刚度过了他54岁的生日。

上一篇回2016年2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两个糖尿病病人 的不同人生轨 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