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调息之意及其功能管窥》有感

2016-05-09 03:02:41


文 丁秋波

最近阅读《健身气功》杂志,很有收获。李金龙、李梦桐老师的《调息之意及其功能管窥》(《健身气功》2014年第6期第16页)这篇文章写得好。说它好是因为文章中有很多表述契合了本人习练的一些体证。以下谈一点学习心得。

“一意驭两气”这个词,我是第一次听说,百度搜索也没有这个词,本人觉得这个词非常好,因为它是一种练功状态比较贴切的描述。

“调息的技术,就是调节肺呼吸和调节经脉之气运行的技术。当我们调节肺呼吸的同时,又调节经脉之气运行,称为‘一意驭两气’。”若把“经脉之气”三个字改为“丹田之气”两个字,则这段话就是本人实实在在的体证。呼吸之气和丹田之气是一个整体,任意调一个,另一个则如影随形。“当我们调节肺呼吸的同时,又调节经脉之气运行,称为‘一意驭两气’。”这句话还可以反过来说,即“当我们调节经脉之气运行的同时,又调节肺呼吸,称为‘一意驭两气’。”本人认为,在一般情况下,有了丹田以后是调丹田之气的运行为主而不是以调呼吸之气为主,或者说呼吸之气是随着丹田之气的运行而不调自调了。

这个“一意驭两气”是本人体证到的,而且也是现在随时都在体验着的。在《寓意于气 意与气合——习练健身气功·六字诀体会》(2012.3.25-27)一文中有这方面的内容:“慢慢地可以体会呼吸之气能推动气机的运行,气机运行凭借着呼吸之气而量大势强,呼吸之气凭借着气机运行而匀细柔长。再悉心体会,似乎上面所说的‘呼吸之气’和‘气机’其实没有区别,就是一个整体的气,这个气就是传统气功所说的‘精气神’中的‘气’。”这段话中的‘气机’和‘精气神中的气’都是指真气。而这一段话就是在说“一意驭两气”,而且用了这么多语言也没有能够说得清楚。所以“一意驭两气”这个词太好了。

“气功调息,不是要做呼吸运动,而是着眼于呼吸气息出入,及意念集中到呼吸节律上,这样不仅可以收摄心神,还可以激发真气产生。”这一段话说得很好。调呼吸之气的同时,关键在精神集中。调呼吸之气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激发真气产生”,即启动气机。启动气机才能形成丹田。一旦有了丹田就转为调丹田之气,练功就进入以调息为主的中级阶段。

“调息(心息相依)是入门功夫,等到入门之后则无息可调了。”本人理解这里的“无息可调”的“息”是指呼吸之息,而“心息相依”之“息”是指真气之息。这里是说这两个息是练功的两个阶段,既然已调真气之息就不需要再调呼吸之息了。这样理解也就是印证了形成丹田是健身气功的筑基功夫,即入门功夫的说法。因为只有形成丹田,才能心息(真气之息)相依。这个心息(真气之息)相依也是本人随时都在体验着的,因为它与“一意驭两气”是同一个境界。本人认为,杨柏龙老师在“健身气功精英计划”高级研修班上所授的站桩,也是体验心息相依(先依呼吸之息,后依真气之息)的极好方法。

“心息相依”也分为初中高三个阶段,初级阶段依呼吸之气,中级阶段依丹田真气,高级阶段则是心息相忘了(高级阶段本人没有体证)。“心息相依”的中级阶段即是“一意驭两气”的三调合一境界。张三丰在《道言浅近说》中说:“凝神调息,调息凝神,八个字就是下手工夫,须一片做去,分层次而不断乃可。”这里一方面是说要精神集中、集中精神在呼吸上;另一方面则强调了阶段性的转换而持之以恒地习练,就能达到高的境界。

在本人撰写的《逆腹式呼吸时气机与膈肌的升降形态》一文中有心息相依的内容:“静观默察丹田开合状态,凝神与调息不即不离,练功和日常生活中同样保持心息相依。这是时时刻刻、分分秒秒的感受,实实在在、须臾不离的体验。”这里强调的是日常生活中的练功,要把心息相依的功境自然地延伸到日常生活中去。

“调息之次第在于由有意识调息到无意识调息,由有为到无为。”对此本人有较深的体会:拿逆腹式呼吸来说,一开始必须强调有为,而且是有为的提肛式的逆腹式呼吸,或者叫逆腹式的提肛呼吸,即两种呼吸合并为一种习练了。初练时腹部的鼓缩幅度要尽量大一些,而后慢慢地让鼓缩幅度自然地小起来。只要坚持练习,一定会成为自然的逆腹式呼吸,或者叫做逆腹式的自然呼吸(不管呼吸的呼吸状态就是自然呼吸,不管呼吸而自动呈现逆腹式呼吸的状态就叫做逆腹式的自然呼吸);这个时候的提肛呼吸也是自然地融在其中即融为一体的。如果说逆腹式的自然呼吸还有腹部很小的鼓缩幅度的话,那么丹田呼吸则是没有腹部鼓缩的感觉了。所以丹田呼吸是从逆腹式的自然呼吸自然过渡而成的。这就是“功到自然成”的意思吧。通过站强壮桩,一定能够达到这样的状态的。

调息是调身和调心的桥梁和纽带。利用调息来调身和利用调息来调心都是极好的习练方法。所以在调息上多撰写一些文章一定有利于健身气功研讨的深入和习练质量的提高。在此本人感恩李金龙、李梦桐老师的《调息之意及其功能管窥》。

上一篇回2015年4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读《调息之意及其功能管窥》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