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觉思维方式对中华气功的影响

未知   2016-05-31 02:05:55


文 石家庄学院 魏胜敏

传统直觉思维是在中国特有的传统文化土壤中经过哲学家和思想家们体悟“道、心性等”所形成的中国传统哲学独特思维方式之一。这种思维方式不同于西方的逻辑分析、推理来理性认识事物的直觉思维,而是依赖于主体人的直接感觉和顿悟,通过贯通融合来把握事物的一种整体思维方式。直觉思维方式,实质上是一种直接的情感体验,一种内心自我的体悟,直接无意识地体悟到事物的本质以及相互间的联系。这种直觉体悟思维主要吸收了:老子对恍惚之道的玄观,“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微。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孔子对仁的体悟与内省,“诚意、正心、日必三省等”。庄子的浑然与物同体。禅宗认为直觉是人所本有的重要功能,所以提倡“不立文字,直指本心,明心见性”等思维方式,从而融合成中国传统直觉思维方法。

直觉思维方式对中国传统导引养生理论影响深远,为形成传统导引的独特价值功能提供了有别于现代体育健身运动的形式与理论构建。在直觉思维影响下形成了导引养生的突出特征:一是运动中少思寡欲、游心于淡的思想;二是形成体悟生命体内外修炼的独特方法。

一、少思寡欲、游心于淡的生命自我直观

在内心恬淡无欲的运动状态下,不仅涵养人的精神,更是保养人的形体。如“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本体的体验和把握要求主体凝神专注,进入直觉体验的心境,达到物我一体、心物交融,从而排除不良情绪与杂念使身心得到调整。

道教直觉体悟强调直觉的心境是恬静素朴的,在非理智控制下使心灵自由活跃形成感性认识的升华。在心灵无欲无求中涵养心情,从而使身体调整到阴阳和谐状态。身体与精神是不可分割的,在排除过分欲望和需求时,从而维持人的生命自然状态,摆脱劳累。在老子的“涤除玄览”体悟推崇中,其思维机制庄子阐述“圣人之静也,非曰静也善,故静也;万物无足以铙心者,故静也。水静则明烛须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静尤明,而况精神……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无地之本,……虚则静,静则动,动则得矣。”(《庄子·天道》)因此,人们追求生命至上的境界,就需要采纳形神兼养、以静养神为原则的舒缓运动,使人在运动中保持“涤除玄览”的心境。在主体的虚静之中,体悟到心灵融纳万物的本然状态,在“静则动,动则得”的过程中得到人的良好身体状态。

身体是人的生命智慧赖以存在的基础,身外之物影响人的生存质量,所以人应该追求少思寡欲,身体不受外物所累,达到心灵无思无为的空灵境界。《庄子·庚桑楚》曰:“贵富显严名利六者,勃志也;容动色理气意六者,谬心也;恶欲喜怒哀乐六者,累德也;去就取与知能六者,塞道也。此四六者不荡胸中则正,正则静,静则明,明则虚,虚则无为而无不为也。”表达了庄子对生命束缚的认识。无论是仕途的功名利禄、还是私心杂念,人都应该放弃这些感官的诱惑,将所有扰乱心境的东西予以排除,以达到内心平静,保持生命的平衡状态。导引养生术强调三调对身体的作用,即调身、调心和调息。追求的就是在心神(意念)的引导下,意守身体某点,排除生命体外的感官诱惑,促进体内气血的运行达到强身健体。关键突出“神”的作用,神为生命的重要体现,在生命追求中,形过于辛苦就会疲劳,精神过度就会枯竭。因此,养生运动在于“堕其体”的直觉体悟养生方法。通过直觉心境的独特修养方法,培养超生死、齐万物的精神境界,达到“物我一体”的超然状态,而使身心一体得以延年益寿。直觉思维方式积极进行对“神”的修炼,充分发挥其作为一切生命活动主宰者的主导作用。因此,中国传统养生的特色不仅重视对形的锻炼,更重视对神的修炼。神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哲学的重要范畴之一。中国传统哲学注重对宇宙变化之神的探求,中医养生重视对人身之神的修炼。《医抄内编》指出:“养生在凝神,神凝则气聚,气聚则形合。若日逐攘扰烦,神不守舍,则易于衰志。 ”

排除纷繁杂乱的思绪,追求生命的虚静之体,活动中就应该保持虚静恬淡、游心于淡。老子认为“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道德经》)表明老子的生命境界追求。他认为应该从生命的虚静恬淡的寂静状态中回到生命的本原面貌,达到生命的恒久以及充满智慧。这种境界的追求,只有从世界万物以及人的思绪繁杂境况中摆脱出来,才能静观万物变化,体悟自然、人、社会的联系,从而使人能够“以恬养知”自由自在地生活。这种生命保养的直觉思维要求使传统导引术的修炼,首先要排除杂念、调节呼吸、放松肢体,然后进入练功状态,以期达到气血畅通、天人合一的境界。因此,中国的传统导引养生术体现为“其动绵绵如流水,其静如若镜中清的水之特性”。

二、体验、顿悟生命体内外修炼的独特方法

在本体的体悟中转化为生命系统的世界观,养生家通过少私寡欲、游心于淡的静缓运动来感受“气”运动带来的身心愉悦,无知无欲素朴恬淡的心境。道家所崇尚的“心斋”“坐忘”追求人的康健与长生中,就是通过活动直觉的心境,达到变化,不求得道成仙,但求得心灵的安定和宁静,使有限的个体生命得到精神解脱中,促进身体健康得到有效调理而延年益寿。

传统导引养生术重视在直觉思维影响下对神的修炼,并产生了不同风格种类的养生术,其中与直觉思维有着最紧密联系的代表性方法有:吐纳、胎息、禅定、导引、存想等。如:吐纳法(行气法),是以呼吸吐纳为主,导引为辅的医疗保健功。吐纳导引功可分为坐势吐纳,站势吐纳和导引法。在三种吐纳导引法中,当属坐势吐纳法中的“胎息法”最有代表性。唐代名医孙思邈说过:“瞑目无所见,闭气于胸中,鸿毛著鼻而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和神导气之道,当得密室,闭户安床暖席,枕高二寸,正身偃卧;瞑目闭气于胸膈中,以鸿毛著鼻上而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千金要方·调气法篇》)可见,胎息法主要是终止口鼻的自然呼吸,通过意念、想像效仿胎儿的呼吸锻炼方法,自我感觉、体验气在体内的一种呼吸锻炼方法。实践证明,胎息法经过循序渐进的锻炼就能够达到修养身心,强身祛病的目的。禅定法是一种以意凝神、思想内敛、静坐调息凝心的导引术。其中具体方法有数息法,内视法,守一法、返听法等。这些方法都是运用意念的调节,或进行闭气不息(微微呼吸),默念数字或返听呼吸次数,或是意守丹田。存想法是道教的一种养生修炼方法,主要通过集中意念、想像进行修炼的行气方法。存想法一般运用存思五脏法和存思身外固定某物等意念。存思五脏法,就是静心思虑存思身体某一脏器,能够达到防治疾病或保健功效。存思身外某物,就是意念存想身外的某一自然景象,如自然界的日、月、星等等。正如陶弘景在《真诰》中曾言:“凡人常存思,识己之形,极是仿佛,对要我前使面上恒有日月之光,洞照一形,使日在左,月在右,去面前令九寸。存毕,乃琢齿三通……使人精明神仙,长生不死。”非常明确的阐明了存思的修炼方法以及最终达到延年益寿的目的。导引法,与行气、吐纳有所区别,它是以肢体导引运动与以意领气相结合的导引术。如逍遥子导引法,共十六势,是由“意守、存想、咽气、咽津、运目、按摩、导引等”导气静功结合引体肢体运动的导引健身功。

佛家对生命的直觉功能的体悟在长达两千多年的实际体验中,确证了直觉思维的独特性和优越性。如“静观、顿悟”,在对生命的修炼中,主要通过坐禅来达到对事物以及生命的真相的豁然觉悟,从而提升对人生的认识,在精神层面得到永生。

由此可见,直觉思维方式对中国传统导引养生理论的影响体现在导引养生术的各个方面。不论是以肢体为主的导引法,还是以静功为主的导引法,都是追求人体“精、气、神”的内在统一,都是直觉思维的具体体现,最终通过实践的体验与觉悟而达到预想的健身延年的效果。


上一篇回2016年6月第3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直觉思维方式对中华气功的影响